a8体育手机版下载-信用评级“虚高”争议:发行人评级现密集上调 分化加大

  来源:21世纪经济报道

  原标题:信用评级“虚高”争议: 发行人评级现密集上调 分化加大

  今年以来,多家发行人出现了被评级机构上调评级的情况。

  Wind数据显示,今年以来截至7月29日,共有200多家发行人被上调了主体信用评级,已超过去年同期数据。

  而在当前疫情影响下,不少企业经营状况承压,对比信用评级大范围调升的情况,市场针对评级“虚高”的争议也在出现。譬如近日一家区级城投公司、南通经济技术开发区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取得AAA评级,就引发市场种种质疑。

  “疫情以来融资环境宽松,调升评级对于评级公司和发行人来说是双赢的事情,大家都愿意做,是卖方的一种包装。但对于投资人来说却聚集了很高的风险,如果评级无法反映和区分发行人的信用状况,评级等同于虚设,对债券市场也是不利的。”7月29日,北京某私募机构债券基金经理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。

  事实上,随着年度跟踪评级报告陆续发布,当前发行人的信用评级也展现出不同特点。

  “AAA”扎堆

 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据Wind数据梳理,今年以来截至7月29日,已有226家发行人主体信用等级被调升。

  开源证券研究指出,2020年已进入下半场,评级跟踪期虽才过半,但从目前评级调整的趋势也能大致看出评级机构对2020年信用的大致边际定调。目前的上调率为2.69%(截至7月12日数据),已经接近2019年全年上调率3.04%。总的来看,2020年上调率和下调率均有可能大幅超过2019年同期值,主体级别调高和调低出现分化。

  数据显示,这226家发行人主体中共有85家发行人的主体评级被上调至AAA,占比38%;112家发行人的主体评级被上调至AA+,占比50%;6家发行人的主体评级被上调至AA-,占比3%;21家发行人的主体评级被上调至AA,占比9%;还有2家发行人的主体评级被上调至A+,占比1%。

  如果按照债项信用等级来计算,被上调至AAA评级的债券所占比例则更高。

 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发现,截至7月29日,今年以来共有672只债券被上调债项信用等级,其中有402只债券的信用等级被上调至AAA级,占比达到60%,有254只债券的信用等级被上调至AA+级,占比达到38%。

  “整体来看现在全市场AAA、AA+的发行人非常多,但很多债券往往是在出现实质违约后才开始‘几连降’的评级下调模式。现在的AAA太多,根本无法区分风险。”前述机构人士认为。

 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据Wind数据梳理发现,这一段时间的信用调升中,中诚信国际上调主体信用等级的发行人数量最多,有53家;其次则是联合信用评级和联合资信,上调主体信用等级的发行人数量共有47家;大公国际共有42家。

  “每年上调评级的发行人数量一般都比下调评级的发行人多,日积月累可能就造成市场整体评级越来越高,就像现在区县级城投公司都出现了AAA级别。”北京一家大型券商固收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。

  事实上,从今年以来主体信用评级被调高的企业类型来看,国有企业依旧占据较大比例。在这226家主体评级被调高的发行人中,共有187家发行人为国有企业,占比达到83%;此外则有27家民营企业、以及2家中外合资企业、2家外商独资企业等等。

  从发行人所属行业来看,共有99家公司属于资本货物行业,也是最多的一个行业,其次则是银行、房地产以及多元金融行业的发行人,数量均超过了20家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就民营企业而言,被上调主体评级的发行人更多地分布在房地产行业,其次则有银行、以及材料行业。

  “自2019年下半年开始,房地产企业融资政策收紧的情形并未发生根本性的改变。但是在货币政策相对宽松的环境下,房地产企业的流动性得以改善,融资成本亦有所下降。”中诚信国际企业评级部高级副总监曹闰指出。

  分化加大

  在诸多发行人扎堆上调评级的同时,也出现了73家发行人被下调主体信用等级或调整评级展望为负面。而这其中,出现了明显的信用分化现象。

  譬如占据信用等级上调大部分的城投公司,也有多家发行人出现了下调的现象。

  本月,遵义市播州区城市建设投资经营(集团)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遵义播州城投”)就公告称,根据中诚信国际最新出具的2020年度跟踪评级报告,公司主体信用等级为AA,评级展望由稳定调整为负面,“17 遵义播投债 01/17 播投 01”和“17 遵义播投债 02/17播投 02”的信用等级为 AA。

  中诚信指出,今年在抗疫情的政策作用下,城投债发行再创新高,以城投有息债务为主的隐性债务增速或再度抬升,负债率及债务率指标也将进一步攀升。在当前经济下行压力凸显的背景下,区域经济财政实力分化加剧,债务的结构性风险尤其是经济财力较弱的区域需要进一步关注。

  按照其对2020年各省债务风险指数的预测,近一半省份风险指数有所上升。若考虑隐性债务,各省风险指数将较显性债务口径有明显上升,风险指数较低的仍为广东、浙江、上海,风险指数较高的同样集中于东北、西部区域。

  对比来看,房地产行业表现的分化及马太效应也更加明显。

  “受疫情影响资金和资源更趋向于优质房企,行业马太效应加剧。此外,在银保监会的窗口指导下,下半年信托融资规模将进一步压降,融资结构中以信托为主的房地产企业或面临较大的再融资压力。”曹闰认为。

  开源证券亦指出,随着行业持续出清,区域性地产龙头享受原本就有的规模优势,持续布局在经济基础较好的二三线城市未来可能会进一步收益。未来可能会看到更多的AA或者AA+的区域性地产企业主体级别上调。

  “信用风险总体来说还是处在一个相对高发期,但是不像前两年同比增速那么大。今年信用违约的金额和去年差不多,依旧处在一个相对高位,但没有继续大幅增长,一方面是企业受疫情影响现金流比较脆弱,但另一方面国家上半年出台了很多相关政策,M2、社会融资总量以及信贷增速都比较快,也给企业补充了一些资金来缓解潜在压力。”申万宏源证券固定收益融资总部副总经理范为表示。

  (作者:姜诗蔷 编辑:巫燕玲)

海量资讯、精准解读,尽在新浪财经APP

责任编辑:郭建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